各自捏了一把汗,连呼吸都不正常起来

 
  她就站在那里,看着英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,忽然勇敢地跑了过去。
  这时,英手里那只箱子在桥上一磕,忽然倒了,箱子的锁啪的一声弹开了。
  英站住,有点奇怪地看着自己的箱子。
  默默赶紧过来帮忙。两个心事重重的女人蹲在一起,使劲扣着箱子的锁,说市面上如何能让箱子扣上的办法,说了很多废话,却恰恰没有互相问声好。
  终于扣上了箱子,两个人站起来,互相看着,都礼貌地笑了。
  "你好,英小姐。"默默说。
  "你好,默默。"英说。
  "英小姐真有意思,过年的时候还在外边跑,离家这么远。"默默又补充了一句,"见到你……真高兴啊!"
  "嗯,正好路过,就想来看看你和齐伯他们。"英说,也补充了一句,"默默我也很高兴再见你。"
  "哦,那……那我带你去书院吧。"
  "那好……"
  英提起箱子,默默走在前面,两个各怀心事的女人慢慢地走在乌镇的街上,彼此无心地寒暄着,一路上竟然都没有觉出对方今天都有些奇怪。
  渐渐来到书院,两个人的心都变得越来越紧张,各自捏了一把汗,连呼吸都不正常起来。
  可是她们自己丝毫不觉。
  英提着箱子跟在默默后面。
  默默领着英上楼,楼梯口就是文的房间。
  "英小姐这么久没有来,我们都很想你呢……一想到英小姐来这儿,就会是乌镇最热闹的时候……"默默话中有话。
  英哪里明白默默的心思,想要回答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其实她更关注眼前的房间,似乎没太听清楚默默在说什么。
  房门关闭着,文在不在里面呢?
  两个女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  默默努力控制住急促的呼吸,慢慢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。
  英收回眼神,看着默默开门,有些奇怪。
  "你也有房间的钥匙?"
  默默稍有些不好意思:"我在这里工作,书院的钥匙我都有。"
  英愣住了,她看着默默的表情,有点惊诧于自己的反应迟钝。
  默默打开门,文不在屋里。
  英站在门口没动,想着什么。
  "英小姐,进来坐吧……"默默拎起英的箱子进屋。
  英心情复杂走了进去。
  默默把英的箱子放好。
  英拘谨地站在屋子正中。
  "和以前不一样了!"
  "重新布置过了……你先坐,我去给你泡茶。"默默这时似乎平静了下来,"英小姐来得真是时候,正好今年菊花节,菊花多得不得了,我去给你拿些菊花。"
  "菊花节?过年有菊花?"英半是惊讶半是客套地问。
  "不是活的菊花,是干菊花,杭白菊。你等我一下,我去给你泡茶……"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ovelyten.com/longhu520/2018/0516/8.html